纽约的州长太自负了,明明是最后一名成绩最差,死亡率最高。死亡的数量几乎佔了美国的一半,这个家伙还恬不知耻的以为自己是英雄!

因为纽约州长哭穷,川普总统把国家储备的呼吸机绝大多数都给了纽约,所有储备的防护用品,绝大多数也给了纽约。海军大医疗船也给了纽约,把最大的会议中心给他改成了医院。

纽约州长有最好的条件,但是却交出了最差的答卷。

一方面,州长把呼吸机和所有的防护用品都锁在仓库里,说是等到将来最严重的时候再用,让一线的医护人员没有必要防护的裸奔日夜奋战,很多的医务人员被感染病毒。病人不能收进医院,除非等到非常严重要上呼吸机,很多医院十几个病人等一张ICU的床。

另一方面,州长把方舱医院和海军医疗船空在那里。

纽约州长没有很好地利用这么好的条件,对纽约死亡率居高不下,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他对纽约市长白痴豪说你你没有权利做决定,我才有权利做决定,使白痴市长很狼狈。

他对美国总统说你没有权利,我才有权利做决定。

他以为天老爷是老大他就是老二。

他天天在那里作秀,Watch things to happen 报告昨天多少人发病,多少人死亡。not make things to happen 对于如何降低死亡率,他什么事情也没有做,还想借此积累政治资本。

他根本就不是所谓的抗疫英雄,因为他至今没有改正他所犯的严重错误。他是纽约死亡率全美和全世界最高的元凶和罪魁祸首。

Sha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