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戈壁東//04/11/20

我們日常遭遇的五毛,只是中共出錢在社會招募的無業遊民和網絡無賴加上監獄囚犯。這是以量取勝的網絡戰雇傭軍。它們不掩蓋身分,語詞粗野低劣。很容易識別。在中共叫做信息員,每條攻擊發五毛錢,所以被通稱五毛。

我現在提到的中共網軍,是正式招募的職業網絡軍人。他們訓練有素,有各種身分掩藏,類似戰爭中的間諜。

我最近遇到不少這樣的職業網軍。他們如變色龍,隨時使用和購買帳號,以各種身分出現。它們甚至也打反共旗號,在網絡這個虛擬世界,它們很容易使很多人失去警惕。

但是它們有一個無法掩蓋的特徵,就是它們來這裡的目的。第一依靠掩蓋的身分,收集被它們盯上的人的信息;第二,雖然假裝觀點不同,但是它們必須攻擊所有中共攻擊的對象,或者散布各種謠言。它們的觀點儘管經過裝飾,但一定有利中共。

我最近遇到的有自稱香港抗議者的人,攻擊美國和攻擊法輪功。一個自稱是反共的「香港人」,在我推薦一個正義視頻的貼後面留言,稱法輪功比共產黨還壞。很多人會以為它們只是觀念糊塗。其實不是,這就是它們的攻擊,掩藏在反共假象下對信仰自由的攻擊。

被攻擊法輪功修煉者告訴我,這個中共網軍最初是要查問她的所在地等等信息,然後突然翻臉攻擊法輪大法。

事實上中共網軍只是比公開的五毛多了一點掩藏色,目的都是一樣。

去年我在美國的一些民主群裡發現一些人,假冒「民國派」的旗號,在好幾個民主群裡非常活躍。

因為它們中間有一些人在民運權有人熟識,很多人就以為只是觀點不同或者有點糊塗而已。大家本著言論自由,就不太在意。

我進了這些群以後,注意到了這個群體居然與通常民運組織完全不同,他們相互配合十分默契,一旦有與他們不同觀點,他們一擁而上而且攻防有序,很快就佔領上風,所以幾個民運群基本由它們控制了。而且特別令人驚訝的是,它們即使在美國午夜還在那裡異常活躍。這就令我關注了。

所以我就爬梯去翻看歷史紀錄,我發現了一個關鍵問題:它們的觀點。

在香港抗議活動時,它們撐警罵抗議者暴徒;在台灣大選時,它們撐韓國瑜喊統一,即使在大選完成以後,它們居然在宣傳民進黨賄選作弊。天天大罵蔡英文。武漢病毒出現時,它們在群裡最重要的話題是惟中共「闢謠」。它們攻擊所有發送武漢訊息的人是造謠。它們說民主人士不能造謠,會影響形象。聽起來好像很關心民主,但實際上它們就是在為中共工作。這就是中共在行動。

我揭露了這個事實以後,一些群把他們剔除了。它們又自己組織了一個群,後來又發現,它們居然可以隨時得到它們已經離開很久的群裡的聊天記錄。顯然有它們的人潛伏在把它們踢出去的群裡。這種情況除了戰爭行為別無解釋。

最近我在一個台灣的討論群裡發現,一些自稱深藍統一的人在發表反共觀點。這太違背常識了,他們到底是什麼人?這次台灣行政部門公佈有中共網軍假冒台灣人在做各種攪混水的網絡攻擊,再次證明一點:這就是戰爭!

中共從來沒有停止對自由民主的攻擊!

所有的一切都是戰爭行為!

網絡上所有的自由民主同道,第一要警惕,第二要堅決反擊!

Sha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