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中国著名摄影家潘维明先生

间已过了深秋,但夏日海滩的美景依然历历在目。

海滩不远,就在离我家十分钟车程的 Long Beach,这是我最钟爱的海滩之一,我一生跟海有缘,从小生活在海边,吃海鲜长大,所以我特别喜欢海,来到海边,就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小时候的我,是一个爬树高手,在还未到上学的年龄,我就能爬很高很高的树,我最喜欢爬的树在村口大路边,我站在那棵树最高的树杈上,就能望见海,我最喜欢的事,就是望海。

我望见那海,我就在想着海的那一头是什么?我好想去看看。

恰巧父亲就在造船厂工作,我还记得他们工厂建造的第一艘轮船下水的盛况,虽然我那时候还很小,但是那天我见到的每一个镜头至今深刻在我记忆中,我看着巨轮下水,我好想坐到那船上去,去看看海的那一头是什么。

后来我的梦想实现了,除了没有去过北冰洋,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我都去过了。

我见识了翻滚的北太平洋,至少半个月的时间里,我的肚子也随着北太平洋的巨浪翻滚,每天都在呕吐中度过,直到吐无可吐。我还记得有一天,我突然感觉好多了,就给自己下了一碗甜的汤面,我狼吞虎咽地吃了,却看到对面的菲律宾人在看着我偷着乐,我想你们乐什么呢?然后我吃完了站起来,结果,一个恶心又统统吐了,他们在对面哈哈大笑,但那是我最后一次吐,从此再大的风浪我也不再晕船。

在日本海,我见到了几百艘灯火通明的渔船组成的海上城市,那种惊奇那种震撼那种激动一直孤独地留存在我脑海里。

在赤道,海面平静得就像一面镜子,航行在赤道是最舒服的,你感觉不到一丝的晃动,晚上,皎洁的月光下,我看到了一头鲸鱼跃出水面。

去澳洲的路上,路过印度尼西亚海域,据说那里常有海盗出没,为了防海盗,船头船尾布满了高压水枪,我没有见过海盗的凶狠,自然也不知道害怕,倒是觉得挺新鲜。

在印度洋,小李跟水手长拼酒,想把水手长灌醉,结果人一点事没有,倒把他自己灌醉了。

我们绕过了好望角,看到了那山顶象桌面一样平坦的著名的山。

接着又横跨了大西洋

我终于看到了很多很多海的尽头。。。

站在海边,往事恍如昨天,望着海,望着远方的天际线,我似乎望见了村口的那棵大树,还有那个站在树杈上望海的我。

13210448710758685
101737441517616698
105241228345811874
123910151210234280
185710360044306351
196356232902431955
337751020400831271
360390165278113981
396426867903344788
450180134027775523
466336339622208166
493947484457139976
500906685002183717
585149184913595843
636845534919348006
667044601087171569
667257517740502242
712272609671661043
735616964542184499
751190199312539059
777052557781658471
850876089128896097
869732921129940147
871309452506561040
877501291267911588
911402415683111698

 9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