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大鱼说小事

(一)

在家宅着没事,翻看少儿书解闷。看着看着,突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一个幼儿园大班的画本中有一课,讲的是“小熊过生日”,看编书人的目的大概是要教育孩子对数字有个概念:小熊生日到了,小猪、小狗、小猫和小鸡都拿着礼物来庆生。

然后吹蜡烛、吃蛋糕的时候,大家发现有一位朋友不见了。

小宝宝,你知道谁不见了吗?

噢,是小鸡不见了。小鸡在桌子上的餐具里,它被做成了一碗清蒸鸡。

朋友是拿来坑的,这是孩子们接受的深刻一课。

大鱼的孩子多年前上幼儿园的时候,去接的时候正巧有一次听到老师在吓唬孩子:“小朋友们要听话,要不然警察就来了。”

我问老师:“那您认为警察是好人还是坏蛋呢?”第二天我就给孩子换了一家幼儿园。

不要忽视这样的教育。不少人的一生,都活在他们20岁前接受的教育和亲身经历里。大学问家罗素说过这样一段话:“人生而无知,但不愚蠢。正是糟糕的教育让他们变得愚蠢。”

我们除了愚蠢还要加上把朋友小鸡吃掉这样的残忍、没人性。这和今天撕裂的社会观念完全匹配。经历过这几个月的变故,和对这期间发生的所有事情交流看法后,几次观点碰撞还能成为朋友的才是真朋友。

(二)

最近网上流传一段非常火爆的视频,讲到美帝水深火热的情况,然后话锋一转:“难道美帝就此完蛋了吗?不。美帝印刷了1.8万亿美元发给美国人,比过去200年里印刷的钞票还要多,所以才能够给每个失去工作的人每月发4000美元救济,美联储就是用这种办法掠夺了全世界的财富。”

这个视频对于不太会思考的人很有杀伤力,增加了对美帝的痛恨,所以点击率非常高。

事实上美联储增加美元供给有一个上限,就是不超过上一年GDP的76%。人民币的这一比例目前是230%左右。这个概念是,每增加100元GDP,美元上限是增加76元的供给,软妹儿增加230元的供给。有人统计,200多年中,美元总共印刷了大概150万亿左右,破损、回收销毁和散逸掉的不知道具体有多少,除了私藏和储备的,目前流通中的美元基本上就是总量。视频中说,美帝新印出1.8万亿钞票,比过去两百年的总和还要多,这样无脑的话,相信的人非常多——他们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

比方说,大约20年前论坛上开始流行一篇文章,说40多年前的那个时代,很多基础工程没有统计进GDP,例如前30年一共修了310万座水库,价值不可估量,就没有统计进去。

大鱼跟帖回答说:是呀,那时粮食产量也高,据某报头版大标题报道,创造过亩产13万斤的纪录,现在哪里比得了。——于是所有在线的矛头全对准大鱼开火了。

我给他们讲,大国960万土地,修310万座水库,连珠穆朗玛峰、西北大沙漠、600多个城市2000多个县城4万个乡镇占地都算上,平均3平方公里一个水库,这样的鬼话你们都能相信,算术都不会了,书都念到狗肚子里去了?

然后我就被版主拉黑,再不准发言。只剩下他们在那里继续嗨,一直嗨到今天更厉害了。

上面关于美联储疯狂印钞洗劫全世界的视频,对这类二货很有杀伤力,他们深信不疑。

二货们没有想过的是,全世界都是傻子吗?甘愿被如此洗劫?

事实是,自黄金退出货币体系之后,主要国家的货币都是信用货币,由贬值率来确认它的价值。200多年来,美元是世界上贬值最少的货币之一,也是极少数的把200多年前的钞票拿出来至今仍然可以有效使用的货币之一。因为稳定,以前和黄金挂钩时一直叫美金。这期间,中国经历了清朝、民国到今天,货币早已经更换过无数次了。

中美的M2统计方式不一样,但增长倍数是同口径下的,不影响结论。以最近50年为例。美元在1970年的发行总量M2是6278亿,到今年3月份是16.1万亿,同口径下增长26倍。

人民币在1970年的发行总量M2是651亿,到今年3月份是208万亿,同口径下增长了3134倍!

你一个50年发行量增长3134倍的货币,谴责一个同一个时期增长26倍的货币滥印钞票,要脸不?

从个人的生活体验上说,美国主要商品价格变动很小,特别是关系到公众生活的商品价格,有的甚至比10年前还便宜。仅以猪肉这一与大家关系最密切的商品之一来计算,同样的100元人民币,10年前可以买25斤,现在只能买到4斤,相差6倍多。这10年间,你的收入增长6倍了吗?

今天美国正在把吃不掉、卖不出的猪杀掉,尽量冻起来储存,运到大国在costco超市卖10块钱人民币已经是暴利,我们现在10块钱连养猪成本都不够。

再想一想,如果整个世界万物互通,允许欧美的汽油来中国卖,您的爱车喝上质量一流的98号油最多也不过是2块多钱。现在你加油多少钱?

有人问我什么是最大利益。我告诉你:这中间商的差价就是。至于哪个是中间商,哑巴吃饺子,心里有数就行了。反正不是中行原油宝那个坑货。

(三)

前阵子一个江西男子火了。他把摩托车开上了高速公路,不想却被警察叔叔拦了下来,他说自己要赶时间,没有办法了,两个月没有收入,饭都吃不起了。

说着说着,大小伙子竟然坐在地上哭了起来。这样瞬间崩溃的暗黑时刻,好多人都经历过,或者正在经历。

在四川南充,屈女士携幼女离家出走,随后失联。监控视频显示,母女俩均戴着口罩,7岁的女儿蹦蹦跳跳很开心地走出小区大门,母亲则紧跟其后。

母女俩的手机信号消失在嘉陵江边,过了几天,有人在嘉陵江下游将遗体打捞出来,发现母女俩人的遗体是紧紧绑在一起的。

没有工作,没有收入,还要还房贷,带女儿,压力很大,抑郁了,可能她因此才选择轻生……

这一刻,想着懵懂的7岁女孩,蹦蹦跳跳地去跟着妈妈去赴死,她还以为妈妈终于带她出来玩。大鱼的眼泪一下涌了出来。

“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杜甫幸好死得早,方方却是跑不了——她那么谨慎、小心地记录点今天正在发生的真实情况不能被容忍,正是因为,教育正在让人变得愚蠢。

有人说,2020将是历史的一个分水岭,非常准确。几个月来像梦一样度过,撕裂的不止是人心,还有一生集聚的信念。几个月来,人们不停地叙说自己是生活在井里还是广袤的天底下,抑或背着自己的井走在广袤的天底下。

“我跟钟点工说,世界上没有完全的公平。钟点工不同意,她说不对,所有不公平的事,最后都会公平地发生在她们身上。这也是一种公平。”

最后我只想对那些丧失思考能力的人们说,俗语讲“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话还可以更深入一点,是“一方水土养一方土飞”才对。

(全文完)

防失联、想入群请加大鱼新微信

Sha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