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位对生活充满热情充满爱心的重庆妹子,也是两个活泼可爱孩子的辣妈,听她一席肺腑之言,感同身受。这个国家,你若对一切的好恶都视而不见,便一切岁月静好,但倘若你是一个正直的人,真相面前,你就不能熟视无睹。

昨天,有山东的朋友在朋友圈里面说:对山东大学的伴读制度和留学生优惠制度感到愤怒

我点进去看了她发的,然后再自己去google了好多相关新闻,民怨的确大,处于凑热闹的心态,我今天也随手发了一个。

立即有人说我“断章取义” 且没有爱心

山东省在我印象里面很有文化 我记得高中的时候老师说山东 浙江都是高考分数很优秀的省份

山东人又很传统,特别注重女孩子名声,我有几个朋友都是山东人,漂亮、自信,又很勤快,关键还对老公很顺服的那种。山东男人有点大男子主义是真的,和四川重庆一带的男生惧内不太一样。

其实这次疫情以来,海内外华人和国内的中国朋友撕裂很严重!

我身边一个北京的女孩儿,被自己亲姐妹拉黑了!
我邻居,南京人 ,被自己国内表哥骂“ 你们被美国洗脑了”
我亲戚,偷偷给我老公打电话,问我是不是参加反华组织了?

我说我根本不反华、不反共,我不参与政治,只是觉得共产党的新闻信息太假了!

我反他干什么?我对他失去信任是真的,但其实这也伤不到我。

倒过来看以前新疆和汉族的矛盾,我以前一直以为是新疆人的错。说真的,我之前是这样认为的。因为我看的新闻是国家对新疆人的补贴、帮助,汉族人去支援新疆等等,包括少数民族孩子参加考试加分等等。

但我又回忆起如果帮助和支持真的那么多,那么为什么我高中时期和大学生时期去逛三峡广场、南坪的步行街,有那么多的新疆孩子当扒手? 如果他们生活好他们需要去当扒手吗?

为什么民族冲突不断?

为什么有段时间,有个新疆的摄影师说自己在北京上网遭遇“ 你这个民族不准上网”?

有关西藏,我以前特别讨厌达赖喇嘛,倒不是因为他的信仰问题, 是因为太多他的负面新闻了,而且都是很龌龊的,当然,那时候我在中国。

关于台湾,我以前的想法是 ( 以前哈)为什么要独立?我看到的新闻是中国大陆对台湾帮助好多好多的,什么运黄金去台湾,什么贸易顺差故意让台湾赚钱,台胞去大陆都好优惠的 ….. 我看到的是这种新闻!

国内的新闻媒体有很多家,但只有一个喉舌!

我的彻底转变在这次疫情的看法,心里犯嘀咕是很多次看Youtube上的纪实纪录片。

但纪录片拍的再真实也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所以也不能感同身受 :太多维权事件了!

现实经历的是鞍山拆迁,我们结婚回国办酒席,正遇上鞍山一个外号古大拔的市长,把整个城市拆迁的破破烂烂,先让你搬家暂时找住的地方,后来有的人家和开发商价格没有谈拢,然后就不管了,而且之前承诺的补偿搬家的费用不给,或者减少了!

我记得有一天我们坐车从亲戚家回去,一路上都是被拆的差不多的房子,楼房里全是拉着横幅的人在抗议

那是2009年,要么就是2011年,具体记不清楚。

我一到公婆家楼下立即买报纸,第二天、第三天都看新闻,居然没有报道! 我婆婆说:你这么关注新闻啊?

我说: 天啊,都上街游行了新闻都不报道的?

婆婆很淡然的说:老百姓和共产党打官司,永远都打不赢。你现在报道了就是砸自己饭碗。

我有点惊讶她的漠不关心。

她很善良,但对这种事情她反问我:有什么作用呢?没有作用的事情你去参与干什么?

很多维权事件、不公正的事情没有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我不觉得有什么,最多就是看看,当时觉得不可思议,表示同情,然后就算了 。 如果还有一个巨大的组织把一件事情翻转过来说,那么你就会和弱势群体成为对立面 ———— 这很可恨!

甚至你会想:国家对的起你啊,你为什么这样?

就像这次疫情,当我看到的各个国家报出来的新闻,和你自己最熟悉的语言报出来的对不上,甚至完全相反!你对他的仅存的信任、一厢情愿的期待,就彻底幻灭了! 然后会去思考以前看到的所有事情,是不是也是因为你被骗了?

我很认真的人。

我是那种可以想要腹肌就一定要练出来的人

可以从180磅减到112磅

可以为了拼业绩开车3小时去他们要一个签字的

可以把事情做到很极端的人

我的思维也容易走极端

要么就是对 要么是错

若果一旦发现自己被欺骗了好久,我永远都不会回头!

我爸爸有个老同学也在美国,他们理念相似,但脾气不合。他有次提到他同学,很敬佩。 虽然平时也说人家几句闲话,他同学为了帮国内的亲友维权,被打压,来美国后,还想继续维权,结果自己的家人在中国被监视居住,还威胁他:难道你不爱你的故乡 你就不想你父母临终前你能回家看看。。。

他同学的爸爸妈妈临死前都没有见上!

他把自己子女办来美国后,他同学打电话给他说:老柳,我入籍那天把我护照撕了,我发誓我一辈子不回去! 你也不准回去,如果你还是个男人的话!

我们看别人痛恨极权觉得不可思议,觉得为什么?

即便是亲人受到不公正待遇,中国人也有那种:哎呀!算了,息事宁人,你太偏激, 算了吧的心态!

就是王剑说的那种“幸存者偏见”

加上长期看的假新闻,反倒觉得: 新疆人有错!西藏人有错!台湾、香港、美国、日本、欧洲都有错!

其实不是这样的!

我不期待国内的人可以醒,那不是我的责任也不是我的义务。

过好自己!交一些三观一样的朋友即可。

如果因言获罪 —- 我想也不会,因为我最多就是截图,简单翻译欧美新闻给国内朋友看 ——— 而不能回国或者让部分人误会的话

那就这样了!

世界这么大,哪儿不能安家?到处都可以有朋友!

Sha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