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无事,找老友闲聊,老友给我读了一首打油诗:

云南省长不识滇,北大校长错连篇。
老大更是语惊人,绿玉气指乱花眼。

读完,他解释说,“绿玉”指老大在改开40周年大会上将“金科玉律”读成了“金科绿玉”;“气指”是将“颐指气使”读成了“颐使气指”。然后他问我:现在的官员为什么一茬比一茬素质低,一茬比一茬没有廉耻,一茬比一茬坏?

我沉思片刻,忽然想起20多年前看到的一篇文章,题目忘了,其中有一个观点,大意是:“文革”的恶果,要到“文革”一代逐渐成为社会中坚,逐渐走上领导岗位才能全面显现。当时看到这句话时,我心里一惊,暗暗叹曰:好犀利的眼光啊!

我就把当年看到的这句“毒预言”讲给老友。老友听罢直呼:深刻!深刻!我说,自那以后,我就以类似于宿命论的心态观察中国社会的变化,果不其然,中国社会自下而上,各行各业,随着“文革”一代渐次成为社会中坚,尤其是当年的“革命小将”——“红卫兵”们走上各级领导岗位,社会的大滑坡就正式开始了:官员一茬比一茬素质低,领导一级比一级没文化,越往上走越寡廉鲜耻,连知识分子这样的文化人也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儒雅之气少了,斯文谦和没了,痞子流氓气却上身了。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越往前走,我越是被这句极富远见卓识的话所震撼。

老友说:是啊,“文革”表面的消停并不意味着我们民族苦难的结束,“文革”对整个社会的影响,对我们民族最大的伤害,并不仅仅是红卫兵“打砸抢”造成的那些物质层面的破坏,也不是经济建设方面遭受的那些统计学意义上的损失,甚至也不是国家在科技文化诸领域与世界的差距越拉越大了。而是整整一两代年轻人被毁掉了,国家的未来被毁掉了,同时把全体国人的是非观道德观完全扭曲了,做人的底线没有了。

当年10几岁的孩子,20来岁的青年,在正需要人类文明的乳汁哺育的年龄,却被抛入癫狂与野蛮组成的洪流之中,他们不仅没有学到正常的关于文明的知识,反而看到学到的是人怎样背叛,怎样互害,怎样残忍地对待同类而且在做这些事情时没有丝毫的不安和负罪感。

“文革”中泡大的这一两代人,是对人类文明完全陌生完全隔膜完全没有认识,甚至连粗浅的了解都没有的人,是在为人处世方面完全失范,丧失了做人底线的人,是只要认为对自己有利,什么事都能做都敢做的人。想想的确可怕,这样的人呼啦啦成为各行各业的主流、骨干,成为社会中坚,并大批走上领导岗位,国家怎么会往好的方向走?全社会怎会有文明的气象?

我说:当年我看到这句话时,虽然震惊于它的深刻和远见,但并没有敢进一步往深处想:哪一天,“文革之子”登顶,攀爬到国家最高领导岗位的位置上,国家会是什么样子。

老友说:我也一样,让我放胆想,也想不到一个深受“文革”之苦毒的人会为“文革”翻案,一个被M迫害的家族会出一个崇拜M的人。更让我想不到的是,中国社会到了二十一世纪了,还有人做皇帝梦而且竟然成功了。

我说:现在总算看清楚了,“文革之子”坐到龙椅上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时,才是我们民族更大悲剧的开始。这一悲剧既是“文革”悲剧的自然结果,也是它“升级版”的延续。在这一层意义上,将X看作是“文革”结出的一颗毒瘤,应该是恰如其分的。

老友说:没错,非常准确的定位。现在想想,官员一茬比一茬素质低,领导一波比一波没文化,老大一届比一届粗野,完全是情理之中的事。当整个社会全方位倒退的巨闸一旦开启,就如同高峡泄洪,势不可挡。我们互相祈福,但求不要被这滔天浊流裹挟到地狱里去。

转自网络

Sha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