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美国医生不是李文亮,他们不担心警察训诫,他们必须对病人负责,不是为了钱,而是怕告上法庭。所以,即便CDC确诊慢或隐瞒,疑似病人(英文是假定,presumptive)不可能被隐瞒,因为医生决定是否是疑似病患。疑似病人会得到很好的治疗,地方当局会警觉。实际情况是美国的疑似病人数字很低。这说明实际上,美国疫情没有隐瞒。

2、美国实行多党制,左派媒体占多数,连川普总统和乌克兰总统的电话都可泄露出来,哪有疫情可隐瞒的空间?

3、川普总统一直被对手穷追猛打,他哪有胆量隐瞒疫情。

4、州政府和市政府各自负责,不会听总统的话。地方民众听取地方首长的及时报告。地方政府也被民众和舆论监督。

5、行政部门各司其责,他们不敢因政治的考虑而隐瞒疫情。因为即便他们听总统的,一旦出事,他们首先会被追究法律责任。

6、医疗行政部门依法独立行使权力。他们不会因政治考虑而隐瞒疫情。

[ad]

7、不可能有或极少有因医疗费用过高而导致人们逃避检查或治疗的情况发生。美国的医疗系统是两头无忧,即富人和穷人无忧 (州政府全部负担穷人的医疗)。中间有工作的人都有奥巴马保险。即便负担大一点,他们也愿意多付点钱。最后,即无钱又无保险的人是少数,法律规定是医院先看病,最后都是州政府报销医疗费。

8、美国是法治国家,有”紧急状态法”,一旦州政府宣布紧急状态,州政府可以采取必要的强制措施,包括封锁小区和强制测试等。现在华盛顿州、佛罗里达州已经宣布了紧急状态。

综上所述,在一个自由和法治的国度,政府当局想隐瞒疫情难上加难,几无可能。

Sha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