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1下午,川普在白宫玫瑰花园开记者会,讲完话后和CBS记者发生冲突。该记者是华裔美国人,姜维佳。她问道,川普先生,你总是提到美国在病毒测试上人数最多,领先于世界各国,可是面对这么多生命的丧失,这种竞争有什么意义?川普说,到处都有死人,你去问问中国也许得到不一般的回答。川普意图叫下一个记者,姜记者追问,你为什么给我这种特别的回答?她问这话的意思是川普是否把她当另类。川普说,他是给所有提出类似糟糕问题的人而言的。当川普叫到纽约时报记者时,该记者迟疑,意图让姜记者继续批评川普,川普终止了记者会,说声道谢,转身离去,结束了记者会。

我接下来的问题是,那位记者是在就事实或判断提出疑问,还是发难?也就是说,该记者是不是已经有了答案和结论,只是用一种提问的方式来责难对方?

开新闻发布会不是开批斗会,更不是开听审会。人家是主人,发布新闻,记者应该就事实提出问题,然后回家去在自家主人的报纸上去开批评会。那才是正常的。现在一些记者在人家的新闻发布会上一上来就提出自己已经有价值判断的问题,提出类似我们律师在法庭庭审时的“质问”,逼迫对方认错或说出自相矛盾的话。这不是新闻发布会上记者提问的视角和方式。

记者的职能是社会监督,这个话只能在一个广大政治体制内而言,但提问题和说话时要有场合的。在自家报纸上去说,没有人管,到别家去说,有别人的主编决定。多样化才能完成社会功能。我的意思是,有关价值和分析,记者回到自家媒体上去说,不要在别人主持的会议上去批斗别人。

这里不存在新闻自由或不自由的问题。第一,白宫没有禁止那个记者,也没有驱赶那个记者,更没有逮捕那个记者。那个记者的老板没有受到政府压力来开除那个记者。我们在这里讨论的是,那个记者提出一个自己已经有答案的价值判断的问题是否合适。

记者应该就事实问题提问,而不是提出自己的观点。

Share.

Leave A Reply